债市信用风险分化继续 警惕再融资风险

2016年,随着一场“温和去杠杆”的展开,债券市场延续两年多的牛市行情走到尽头。虽然在剧烈调整之后债市配置价值已开始出现,但对趋势性行情的断言尚为时尚早。临近年关,流动性压力仍存,而货币政策、资金流向等因素或将在较长一段时间内成为制约债市走牛的因素。

值得注意的是,2016年债市信用风险事件加速蔓延,涉及融资主体日益多元化,债务违约走向“常态化”。2017年,偿债高峰继续,债务风险个案的蔓延仍存在很大可能性。

在一些机构人士看来,债市行情在2017年的不确定性将进一步限制企业的再融资能力。这种状况在部分行业将尤为明显。目前产能过剩态势依旧,在钢铁、煤炭等产能过剩行业,去产能、淘汰僵尸企业等会继续进行,这意味着在诸如此类的行业中,信用状况将出现更为明显的分化。在2017年,刚兑信仰进一步被打破已是大概率事件。

分化

“行业还会继续分化,部分行业信用风险将进一步暴露”,在1月12日举行的2017联合资信信用风险展望发布会中,联合资信副总裁李振宇如此表述。

事实上,2014年以来,中国债券市场违约事件从无到有,在经济转轨、去产能、降杠杆等背景下,债市违约率逐步攀升。而在2016年,违约事件多发,涉及融资主体日益多元化,债务违约走向“常态化”。

据Wind资讯统计,截止2016年12月15日,共有88只债券发生违约,涉及到52家发行企业,违约规模496.94亿元。在众多违约发行主体中,央企和地方国企出现10家违约企业,其中6家地方国企违约额已达总量的29.8%。

从发行人所处行业的角度来看,过剩产能行业出现债务违约已不鲜见。川煤集团在10亿元短期融资券违约之后,年末,“13川煤炭PPN001”也被披露不能按期足额偿还,已构成实质性违约。而被市场冠以“违约王”之称的东北特钢则在9次“连环违约”之后走上了破产重整程序。上周,东北特钢再次发布公告,披露当于2017年1月15日付息的“13东特钢MTN1”兑付存在不确定性。

展望2017,社会融资中的风险因子将如何演进还是一个未知数。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认为,整个中国经济的债务水平值得关注,“像企业部门的债务,去产能过程中什么时候可以打破(尤其是)国企的刚性兑付,在17年仍然是我们希望发生的。”虽然长期来看对经济影响偏正面,但去产能、去库存、去杠杆在短期内或带来必须承受的阵痛。

对于煤炭、钢铁等产能过剩行业而言,在去产能的背景下,2017年企业信用状况将进一步出现分化。鹏元资信在2017年信用风险展望中表示,经过2016年大力推进供给侧改革后,我国产能过剩行业产能过剩状况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好转,但这一状况仍没有得到根本性改观,在此情况下,部分低质量企业将会面临被市场淘汰的命运,因而其信用状况只会继续恶化,导致债券市场违约现象仍将不断上演。

谈及煤炭行业,联合资信工商二部总经理田甜称,受去产能政策影响,煤炭总量已设定“天花板”,2016年已经超额完成去产能任务,但是大部分为停产或者资源接近枯竭型矿井,实际退出的在产产能仅1500万吨左右,煤炭产能过剩的状况并没有实质改变,“对于行业内的企业来说,未来将更加分化,开采条件差、生产成本高、落后产能多、地理位置较差、外部支持力度弱、融资渠道有限的煤炭企业可能将面临更大的经营压力,存在出现较大风险爆发的可能。”

与之类似,在钢铁行业,联合资信预计2017年在去产能政策影响及需求端下滑的驱使之下,行业内兼并重组会继续推进,信用风险分化会日益明显。

关注再融资压力

统计数据显示,从债务到期规模来看,2017年债市到期规模10.2万亿元,这个数字虽小于2016年的15.5万亿元,但仍比2015年同期高出38%,伴随企业债务的集中到期,其中隐藏风险不可小觑。

一位债券买方机构人士观察到年末以来债市的“异样”表现:“过去两年我们算了一下,包括企业债、公司债每个月平均下来大概3000亿的发行额,到期量是1500亿,算下来净增量是1500亿左右,但是从12月到今年年初,则出现了一个净到期,整个信用债融资出现负的数字,信用债的净到期达到5000亿的量级,从13年到现在这种状况是第一次出现。”

经济观察报根据中国货币网资料初步统计,12月以来,已有超过70只债券取消发行或延期发行。诸多发债企业将市场波动较大作为取消发行的主要原因。在这期间取消发行的包括中期票据、短融、超短融等多品种。

债市“温和去杠杆”进行时,伴随“萝卜章”等多起负面事件影响,债券市场在四季度曾经历剧烈调整,行情在近期得到一定程度的修复。同花顺(66.900,-0.28,-0.42%)数据显示,12月下旬以来,10年期国债活跃券种收益率出现30bp左右的下行,这得益于资金面紧张态势一定程度的缓解,但断言债市摆脱震荡格局仍为时尚早。

近期,shibor不同品种利率在近期出现回升,13日数据,隔夜shibor报2.1040%,上涨0.10个基点;7天shibor报2.3980%,上涨0.40个基点;3个月shibor报3.6874%,上涨3.38个基点,已连续上涨61个交易日。

在多位市场人士看来,对于2017年债券市场尚难做出乐观预判,不确定性仍存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2017年将继续稳健的货币政策,随着美元进入升息周期,受人民币汇率等因素的影响,一改过去两年谈论降息可能性的态度,一些市场人士也开始关注央行“被动加息”的可能性。有关于此的一种担忧是,如果央行被动加息,将抬升社会融资成本,从而可能给融资主体带来压力。

北京某全国性商业银行投行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,2017年,该行授信额度将整体压缩,银行的审慎态度或许意味着企业再融资难度的上升。“从企业融资能力来看,很多企业已经达到债务融资的上限,都转到资本市场来融资,这样的话,受各方面因素影响,这部分企业后续融资的压力是非常大的,而且虽然利率债最近两周已经出现一个收益率的下行,但企业债方面观望的态度仍然很浓厚,整体来看公司债融资没有出现回暖,”东部一位市场人士说,“这一方面是担心2017年利率的走向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过年,整体需求减缓,如果过完年大家还是继续观望,信用债的供给还是没法上来,整个债市违约风险会明显上升。”